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雁门关工作室

提供代写服务!18621764824

 
 
 

日志

 
 

文摘:说华东师范大学的校河——丽娃河  

2016-12-16 23:48:17|  分类: 我的地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丽娃河是沪上华东师范大学的校河
  
       丽娃河不仅仅是一条江南的小河……

  丽娃河还是我们华东师大的文脉所在。

  你无法在地图上找到这条河,我是说,丽娃河……

  岁月被人带来,又带走。千万个学生进来,就有千万条丽娃河被记忆。

  作家李颉说,“在我离开学校之前,几乎天天早晨跑到河边对着河水,坐在河岸边的草地上静心,打坐。谈人生,跟女孩子聊恶梦美梦白日梦。”后来,他的小说与丽娃河同名。

  诗人宋琳在离开华东师大,与美丽的法国妻子一起定居巴黎数年之后,在给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如果这世上真有所谓天堂的话,那就是师大丽娃河边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我进入了这个园子,去看望这条被目为天堂的小河。路上人影稀少,路旁的草早已枯了,露出黑黄的泥土;没有闻到夹竹桃和丁香的香气,这是上海一个平常的冬天的下午,空气里开始飘着雪花的味道。法国梧桐干枯的枝丫醒目。

  风扑过水面,丽娃河的波光依旧动人,诱惑着柳枝一直拂到水面,矮个子的棕榈树向她微倾着半个身子。绿色的丽娃河,淌了多少年,学生中大概没有一个人能说出确数。不过,几十年前茅盾先生在病中写成的《子夜》中,有四处提到了丽娃丽妲这个地名。《子夜》中写到,不少正值青春妙龄的姑娘,享受着五四以后新得到的自由,跳着独步舞、探戈舞,唱着丽娃丽妲歌。

  据老校友回忆,就是现在的华东师大的校址,不过,那时叫大夏大学。更早一点,大约是个教会学校。

  更早得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初,一位名叫何塞马利奥。费尔南德斯的西班牙侨民,以极为低廉的地价将这里买下,造起上海开埠以来的第一座郊野度假村。往来的多是富裕阔绰的欧美侨民。这座园子不久就成了一位十月革命后流亡上海的白俄贵族的私人花园。这位贵族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叫丽娃。丽娃爱上了一位中国小伙子,一位穷书生,遭到了父亲彼得罗维奇的极力阻挠。最后,在一个下雨的春夜,她跳进了这条河里。

   小河因此而得名。丽娃河被誉为师大的爱情河。据说,小河的水从此变得清澈了。

  白俄贵族彼得罗维奇突然醒悟,这座园子里的气氛不适宜少男少女生活,太诗意、太浪漫、太缺乏理性,容易出事。为了对其他几位儿女负责,他坚决地搬离了这座园子。

  这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凄美的故事。当知晓这个故事的吕约还在华师大校园读书时,他坚持认为,“那位白俄贵族是在为女儿的死推卸责任,或者说为了安慰自己内疚的心,找了一个借口。”如果能永远赖在那里不走,也许,他的观点就是正确的。

  但当他最终离开,便回忆说:“多年后,我终于理解了那位白俄贵族彼得罗维奇的话。为此,我付出了许多代价。”那是座能让无数年轻人产生幻觉的园子,那是条为无数年轻人制造幻觉的小河。谁曾想到多年以后,她偏偏被圈进了大学校园,丽娃河的时间不流动,多少男孩和女孩,都在他们散发着难以估计能量的年纪在这里相遇。新鲜的唇,雾一般的眼神。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

  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代,爱,依然在很神秘的那个禁区内。那时候,他们已经到了爱的年龄,但却依然不能坦然地爱。在平静的掩饰下,全心地等待着。张洁发表在那个时代的《爱,是不能忘记的》溅起了丽娃河激动的水花。于是同学们争相传阅那个关于爱的故事,并且在阶梯教室中自发地无休止地讨论着什么是爱,什么是爱的真谛与规则。

  于是,丽娃河微笑着,看着瘦弱而多情的身影在深夜里踩着破单车穿过她的怀抱,偷偷地往女孩信箱里投劣等诗歌。丽娃河微笑着,听孤独的女孩在她的耳边悄悄地诉说《莲的心事》:“我已亭立,不忧亦不惧,——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但到了这个时代,大学里的爱情像青草一样蓬勃,茂盛,张扬。据说,这条河里曾吞没过因为失恋而伤心欲绝的女学生的身体,但不管有多少悲剧在这条河里发生,少男少女们依旧跑到河边热烈地接吻,亲抚,含情脉脉,互诉衷肠,执手相看泪眼。有人打赌说,如果将丽娃河的水抽干,一定会发现无数的纸片上写着“我爱你”。

   丽娃河在园子的中部分成了两条支流,两条支流环抱着一个夏雨岛。这座小岛曾为重重花柳、竹子覆盖,面积不大,布局却极其繁复,就像黄蓉的桃花岛。那令人神魂颠倒而又致命的桃花瘴就是爱情。

  多年前那个睿智的白俄贵族担心的事在这里上演。它属于夜晚,属于情人。许多爱情在那里起源,可能又在那里终结。每当江南的梅雨季节来临的时候,雾气氤氲的丽娃河,岸边的垂柳,夏雨岛,一座座小石桥,以及远远的笛子声,就像梦境一样。

  越来越多的人抱着秦淮河的梦想来到丽娃河畔。有过这种游历的人们,大都诉说出了两个观感:一是警察太多,几乎每一棵树后都藏有一个校园警察;甚至传说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恋人公然的拉手要被罚款。二是河水太蛊惑,年轻的情侣们确实越来越放肆。为了你的健康,最好骑一辆自行车以便风驰电掣地穿过这一高危地带。

  于是,在去年的某个平常的日子,当校园情侣们一夜醒来,突然发现丽娃河环抱着的夏雨岛上缠绕的花柳、竹子一夜之间消失了。伊甸园不再。

  学校像多年前的白俄贵族彼得罗维奇一样终于在某个时刻顿悟:是这丽娃河和夏雨岛太多情,太缠绵,才勾引出了那么多纷纷扰扰的情事。

  现在我看见的小岛一目了然,走进它的最深处。沿着丽娃河边的亭子,在不起眼的侧面,一排红褐色的石砖上,我有一个惊奇的发现。上面的每格砖壁上一律用涂改液写着两个人的名字,一个是女生,一个是男生,中间是一颗心。名字们密密麻麻,每两个依偎在一起,竟排满了整个砖壁。其中有一句是:我在这里等你。一辈子。

  这欲露还藏的爱的宣言啊。

  在丽娃河边的发现,是人们离开校园,很难再度与之相遇的东西:激情、创造、个性、自由、浪漫,甚至包括唯美,这些如今已恍若隔世的词语为什么在这里可以像呼吸一样自然?在美、爱同生存的真相之间究竟什么时候开始了对立?

  当满街开始流淌欲望,你还是无法在地图上找到这条河,我是说,丽娃河……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